中国足球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究竟有多强

当全国人民欢度新春佳节、喜迎冬奥会之际中国男足再次不出意外不负众望为祖国和人民献上了一份“厚礼”。北京时间2月1日(农历正月初一)中国队在世界杯外围赛亚洲区12强赛第8轮的比赛中1比3不敌越南。至此中国队已彻底无缘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而且还创造了62年以来首负越南的历史性纪录。《人民日报》体育版为此在官方微博中点名批评说:“大年初一的世预赛上国足输了不该输也不能输的一场球”。

新中国成立70余年来靠着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已使我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世界第二大消费市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 、世界第一大外汇储备国、世界第一大钢铁生产国、世界第一大农业国、世界第一大粮食总产量国、世界第二大吸引外资国以及世界上经济成长最快的国家。如今的中国是全球工业体系最完整的国家,也是全球仅有的九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之一。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我们在科技、经济、军事等各方面都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事实上一个国家的体育事业是与其综合国力息息相关的。曾几何时我们中国人曾被讥讽为“东亚病夫”,然而如今的中国却早已是一个无可争议的体育强国。其实我们只要看看历届奥运会的奖牌榜排名就会发现与世界各国的经济总量排名大体上是吻合的。从事高水平的竞技体育运动其实是一件十分“烧钱”的事情。

因此一个国家的体育活力和它的经济活力之间有着相当密切的“关联度”。一个国家或地区只有在具备了雄厚的经济基础这个“硬实力”之后才有资金和能力来打造体育这个“软实力”。考虑到中国的人口数量、经济总量以及国家对体育运动的支持也就不难理解中国为什么会成为一个体育强国,不过单就足球运动而言却与中国作为体育强国的身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足球在中国恐怕是最没前途但又最令人期待的运动。这些年来国家对足球事业的投资力度不可谓不大,民众对足球运动的期待不可谓不强烈,然而事实上我们的足球事业却处于一种倒退状态。近年来随着我们综合国力的提升以及全民健身的推广使我们在很多过去不擅长的运动项目上都实现了可喜的突破,但我国的足球运动却在一次次挑战着球迷观众们所能接受的心理底线。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足球小将》、《灌篮高手》等由日本引进的反映体育运动的热血漫画曾在我国风靡一时。事实上《足球小将》这部漫画作品所反映的正是日本足球崛起前夕的故事。在这部作品中塑造了有着中国“龙神”之称的肖俊光这样一个角色。其实漫画在一定程度上的确反映了当时的现实:那时的日本队还只能算是中国足球的一块绊脚石而已。

1988年中国男足正是击败日本后首次“冲出亚洲”打进奥运会正赛。那时谁要说日本男足会成为世界杯常客估计会被人当成疯子。1993年中国足球人听到日本制订的关于在2050年世界杯夺冠的计划时是当笑话听的。可如今日本队早已成为了亚洲第一流的球队,可我们继输给日韩之后如今又输给了越南。中国的足球运动不是没有过属于自己的光辉岁月,可为什么如今的中国足球却变成了这个样子不能不令人深思。

1976年国际足联评选的世界五大球王之中就有一个名叫李惠堂的中国人。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滩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看戏要看梅兰芳,看球要看李惠堂”。1905年9月18日出生于香港的李惠堂天性喜欢足球。李惠堂从4岁开始就把自家狗洞当成射门的目标练习。那个年代足球在中国还是一件稀罕物品。由于李惠堂长期练球以致于最终把球踢坏了,于是他就从家门口的柚子树上摘下柚子当球踢。

等到树上的柚子都被摘完后李惠堂又用布巾扎成布团当作皮球练习。那个年代如果有人想要靠踢球来成名发财简直就是疯了。尽管李惠堂出生的香港地区是现代足球运动在国内最先开始普及的地方,但当时社会绝大多数人都不认为足球运动是一种可以当成职业事业的新奇事物。那时足球运动仅仅是一些爱好者在从事,至于成为一种职业化的体育运动还得等到20世纪后半期。

靠踢球成名挣钱在当时听起来简直就是一个疯子在胡言乱语。事实上李惠堂小时候也从未想过把足球运动当成自己一生的事业。李惠堂踢球不是想出名挣钱,而是纯粹因为喜欢这种运动。李惠堂对足球的痴恋究竟源自于哪里呢?这点连他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李惠堂曾在自传中提及:自己的父亲是个普通生意人,母亲是个温良恭俭让的旧式女子,可他偏偏在“抓周”的时候紧紧抱着一个皮球不放。

李惠堂六岁入学时拿着一个小球去拜孔子,拜完孔子以后就去玩球了。等到他渐渐大一点之后香港开始有了足球赛。那时的李惠堂只要一放学就背着书包赶往跑马场看球。光是看球还觉得不过瘾,因此他又召集了一群小伙伴踢球。家门前的空地就是他们的“战场”。如果空地被大人占用了,那么他们就到大马路上去踢球。车辆在身边摁着喇叭呼啸而过却不影响这群不怕死的小孩全神贯注地战斗。

李惠堂对足球痴迷到什么程度呢?在他的自传中可以看到他小时候没少为踢球挨过打。踢球在那个年代是被思想传统保守的老一辈视为不务正业的行为。在李惠堂10岁以前父母是任由他玩球的,可随着他渐渐长大之后盼着他“读好正经书将来光宗耀祖”的父亲就越来越无法容忍他的爱好了。其实李惠堂父母的担心是多余的:李慧慧尽管痴迷足球,却从未因此逃过一次学。

李惠堂都是在完成每天的学业后才会狂奔到球场疯狂练上几个小时。李惠堂自己写的传记中大量引用历史典故、名人名言。这从侧面证明他其实是有比较强的文学修养的。这位世界级的球王并不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夫。尽管李惠堂并没因为踢球荒废学业,但望子成龙的父亲还是把踢球视为是不务正业之举。李惠堂十来岁的时候可没少因为踢球被父亲打过。

换成是其他人可能多半就带着对父亲的怨恨放弃了,然后一辈子抱怨自己没有成才的原因就是有一个专制的父亲。李惠堂的对策则是:不逃学,不拖拉功课,然后你打你的、我练我的。李惠堂后来在自传中透露:其实他很能理解父母的苦心,但他不会因此放弃自己的梦想。皮鞭下的打骂教育不仅没让李惠堂成为一个意志消沉的人,反而更加坚定了他刻苦训练的决心。

李惠堂的父亲也许是见到儿子坚持到底的决心也开始渐渐转变了观念。这种转变写出来只是几句话的事,可实际上却是经历了长达数年的漫长复杂的过程。李惠堂的成功一方面在于他坚持到底的决心,另一方面他也从未因不被父母谅解而意志消沉。李惠堂能理解父母的苦心并想方设法找到化解的办法。当李惠堂成为球王之后也总是一再强调做人在先、踢球在后的道理。

1921年李惠堂考入香港最早的官立中学——皇仁书院。皇仁书院作为香港最早的官立中学基本是按当时西式新学的模式建立起来的。和中国传统的书院不同:皇仁书院对学生的体育运动比较重视,而足球恰恰是皇仁书院比较流行的运动项目之一。李惠堂正是在这里开始接受正式系统的足球训练。一次他在与英国海军球队比赛时球刚过中线就拔脚劲射,结果球竟穿过好几个英国选手的人丛硬是入网。

李惠堂还曾一人从后场盘球接连晃过四五个前来阻截的对手,就这样一直把球带到对方禁区后从容起脚把球攻入门里。1922年17岁的李惠堂入选香港南华队,1922年夏他开始代表南华队参加香港甲级足球联赛。由于他球艺娴熟刁钻,出神入化,常有惊人之举,因此得了一个”球怪“的称号。1923年5月李惠堂迎来了他人生的转折——从这一年起他开始代表中国球队参与国际比赛。

李惠堂参加的第一次国际比赛是在日本大阪举行的第六届远东运动会。在这场运动会上中国队成功夺冠,而李惠堂本人也因此名声大噪。这年的李惠堂只有18岁。在远东运动会结束3个月后他随南华队前往澳大利亚与全澳冠军新南威尔士队交锋。开场仅仅5分钟后李惠堂就梅开二度,最终他在这场比赛中一人独中三元。赛后澳洲当局专门授予了他一枚金质奖章。

从此以后香港媒体开始称李惠堂为球王并为他赋诗道:”万人声里叫球王,碧眼紫髯也颂扬。1925年李惠堂从香港来到上海,决心同外国球队较量一番。次年由他率领的上海乐华足球队参加上海举行的史考托杯足球赛并以4∶1的悬殊比分大胜蝉联9届冠军的英国猎克斯队。由于这是上海华人球队有史以来首次战胜外国球队,一时间顶在国人头上的“东亚病夫”的耻辱终于被洗雪。

李惠堂在入选中国国家队后4次为中国队赢得远东运动会足球赛的冠军。当然必须指出的是这时的远东运动会足球赛只有三四个国家参赛。1931年国际奥委会承认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为国际奥委会会员,这意味着中国的体育健儿们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同世界各国运动员们同台竞技、切磋交流。遗憾的是尽管获得了国际奥委会的认可,然而体育却不可能真正完全独立于政治经济而存在。

当时的中国内忧外患,体育事业成了被遗忘的边缘化角色。1936年中国的足球健儿终于获得了参加柏林奥运会的资格,却被告知政府无力负担他们出国比赛的经费,无奈之下的李惠堂和队员们一起自筹资金:他们一路走来不断参加沿途各种比赛,靠门票收入充当路费。一路上他们参与了27场比赛,取得了23胜4平的战绩。遗憾的是当他们风尘仆仆赶到柏林后却以0比2负于英国国奥队,因此在首轮即遭淘汰。

奥运会的失利并没使李惠堂就此消沉下去。1939年他随香港南华队远征南洋,在和马来西亚槟城联军队的首战中南华队以11∶0大胜。在这场比赛当中35岁的李惠堂雄姿依旧。他频频带球过人开弓劲射独中7球。1941年12月7日爆发了日军偷袭美国海军太平洋基地珍珠港的事件,随即日本对美、英宣战,19日香港被日军攻克,此后直到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为止这段时间香港沦陷于日军之手。

这时的李惠堂恰巧在澳门比赛,随即他辗转返回内地与家乡人组建了五华足球队。由于抗战的爆发李惠堂的国际足球比赛生涯被打断,此后他在重庆、成都、自贡等地作表演赛以筹集经费支援抗战和救助难民、遗孤。抗战胜利后的1947年李惠堂参加了他的挂靴之战,不过这年已42岁的李惠堂在战胜众多对手后最终没能战胜身体的衰老——在这场比赛中他表现平平。

李惠堂雄姿英发时为中国足球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他宝刀未老时却被残酷的战争打断,可他和任何人一样终究是会老的。1947年后李惠堂转而从事教练、裁判等工作,再没作为球员踏上赛场。李惠堂一生所有正式比赛中一共踢进了1860个球。要知道迄今为止在世界足球运动史上进球数量上千个的除李惠堂之外只有巴西的里登雷克、德国球星盖德穆勒、球王贝利以及独狼罗马里奥四人而已。

李惠堂为他自己和中国挣得的荣誉还不仅止于此:抗战时期他在重庆担任青年军体育委员会常委兼体育总教官并被授予少将军衔。1948年退出球员生涯的李惠堂成为中国首位国际级裁判。1950年代他执教的中华台北队收夺了第二、三届亚运会冠军。1954年他当选亚足联秘书长,1965年当选国际足联副主席。1979年74岁的一代球王在香港病逝,在辞世之前他为中国足球留下了《足球经》、《球圃菜根集》等理论著作。

其实那个年代的中国足球界诞生的世界级球星并非只有一个李惠堂:被誉为“远东第一铁门”的中国队门将张邦伦曾在1948年与1952年代表中国参加奥运会,还在1952年新中国成立后的赫尔辛基奥运会中担任中国代表团旗手。香港著名歌星谭咏麟的父亲谭江柏因头球技术精湛被誉为“谭铜头”。1936年谭江柏代表中国队出征柏林奥运会,归国后效力于东方甲组队。

由此可见中国足球确实曾有过属于自己的光辉岁月。事实上直到20世纪90年代以前中国足球至少在亚洲还是准一流强队。可为什么如今的中国足球却退步到输给越南的地步呢?如果说我们踢不过人高马大的欧美球员也许有先天体质上的差异,可踢不过日本、韩国又是为什么呢?日本人、韩国人比起我们没什么先天优势吧?如今连越南也能输了,那么接下来不知道又会输给谁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