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图之遐想

以前屋里的桌椅床柜,摆设依然,还是那个样,没增一样,没减一件,连位置也没动。

就连墙上的招贴画也是,一如既往。墙壁上、大厨衣门、内室门,还贴着儿子喜爱的美职篮球星,艾佛森、科比、麦迪,十多年了,依然如此。

只是玻璃柜上黏贴的卡通绒布动物,都掉了下来。重新黏上后依然不久就掉落。他妈妈也舍不得扔掉,只好把十几个小动物都请到柜子上面去了。还有书橱里更换了我的一部分常用字词典,书籍,其它的都和儿子结婚搬走前一样了。

卧室的对面墙上挂着一幅中国彩版地图,这还是儿子上初高中时留下的。地图右角海洋的部分还有儿子贴的打篮球的卡通图片,上面一个队员牵着三根线,两根线牵着队员,中间一线是篮球。

我早就知道,山东省的版图其实是个秃鹫的模样。尽管从没有看到这样的说法,实际上很明显。你看,蓬莱是个光秃秃的鸟头;烟台至威海,荣成到乳山是鸟嘴;东营、德州到聊城是振翅欲飞的翅膀;菏泽是鸟尾;枣庄、郯城是鸟腿;青岛、日照是胸脯;潍坊、济南、泰安、济宁到沂水是鸟的主部身体。这只大鸟正展翅飞向东面的大海,如果你仔细看看,是非常像的。

而我居住的济南,则像是个锅盖状:老城区是锅盖中心,地势低,暑天犹如火盆。自近年把莱芜划归过来,地图上看去像是盖子把手又加了个帽子,弄得四不像了。

那天,我又闲着没事地发现,不光是山东,还有其它省市也很有模有样的如卡通般的图案。

你看山西、河南组成了一个蹲坐的熊。上半身是山西,下半身是河南。山西的大同到忻州是熊的脑袋;河南的三门峡到桐柏是臀部;商丘到周口、信阳到商城,组成了熊的后腿。箕踞坐姿,像是在动物园里的圈栏里,正对着上面观看的人讨要食物;脖颈伸的长了点,从太原到运城,贯穿了整个山西。

再看甘肃:犹如卡通松鼠的模样。从酒泉到白银,是伸长的脖颈;从玉门关、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到嘉峪关是它的脑袋。兰州、天水到文县是身体。尤其有意思的是还有两只腿脚翘翘着,像是受了惊吓要奔跑的样子:分别是环县、华亭和碌曲、玛曲。你看!脖子上的毛都挓挲开来。我就奇怪,那样纤细连着的两脚为什么没让宁夏或陕西和青海收并了去。

还有重庆和贵州,组成了一只雄鸡。重庆是上半身,正在引颈高亢;贵州是下半身,只不过拖沓的有些臃肿。城口是鸡冠子。

江苏省犹如一个伸长了脖颈的小乌龟。徐州是探头的龟首,连云港到盐城是高耸的龟盖。扬州、南京、无锡和苏州是脚的部分。

以上这几个省市平面版图,基本上都是深蓝色的图案,所以看着非常明显。诸位朋友如有闲情,不妨试着看一看,是不是这个样。

这张比例尺六百万分之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是2000年版的,不知不觉已过去二十年了,各省市自治区的版图有没有变化,很难说,因为这些年来各地兼并规划的确实不在少数。

(注:文章写于三年前,近两日看了两篇有关图案似动物的文章,想起来把我这篇文还是发在齐鲁壹点网上吧,供有兴趣的读者一阅。)